中国“文物医生”金昭宇:我在吴哥修古寺 2019-11-08 11:34

  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热爱、从热爱到分别……金昭宇站在吴哥古迹茶胶寺的五层台看着夕阳染红天际,心情既激动、又不舍。茶胶寺的台阶不知爬了多少回,茶胶寺的石头不知摸了多少遍。

  金昭宇说:“八年的茶胶寺保护修复项目8月底就要结项了,我们正在做结项前的收尾工作,今年就会移交给柬方。”

  金昭宇是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柬埔寨政府吴哥古迹保护工作队的一名文物保护工程师,第一次来到茶胶寺是在2013年,那年他35岁。

  “同事们2010年就开始中国援柬茶胶寺项目的工作,我来之前在国内看了很多资料,但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茶胶寺时,震撼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描述。” 金昭宇说。

  修建于10世纪末、11世纪初的茶胶寺是吴哥古迹中最雄伟的庙山建筑之一,硬朗的线条、粗犷的美感使它别具一格。“茶胶寺的美和它独特的身世分不开,作为一座没有完工的建筑,很多地方没来得及打磨雕刻。它的构造特征和施工工序痕迹,就像一个个‘时间切片’,把吴哥庙宇的建筑流程一一展现给世人,这也是茶胶寺项目的独特价值。”

  茶胶寺建造时期较早,虽主体保存较完整,但上部石材砌筑的塔殿、长厅、回廊、角楼等建筑大部分坍塌损毁,存在多处结构安全隐患。仅坍塌散落的石块就有上万件,且其中很多未经过雕刻,无法按照纹饰线条来判断和其他石头的关系。

  “茶胶寺的建筑十分精巧,可以说每块石头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只有一块石头归安位置不对,也会导致重新垒砌的时候缝隙越来越大,无法精准修复,就得拆了重新再来。我们在这里的核心工作就是‘寻’和‘配’——找到坍塌位置需要的石构件,并归安到唯一适合它的位置。”金昭宇说。

  修复的过程复杂且漫长。八年间,测绘、地质、考古、建筑、生物等多学科的专家纷纷来到现场,为茶胶寺修复工程日夜奋战。

  为了避免仪器在气温过高情况下失灵,测绘工作每天早上5点开始。通过全球定位技术、三维激光扫描、无人机倾斜摄影和传统人工测绘,从整体到局部给茶胶寺建立完整的数据模型。

  “我们就像文物医生,要给茶胶寺进行详细的检查和诊断,甚至每块石头都建立档案,‘对症下药’。”金昭宇用电脑向记者演示影像数据库和模拟制作的茶胶寺各部分3D渲染图。“我们可以在电脑上精细测量出每个石构件的尺寸、每一条石缝的宽度。通过精确的测绘模型,在坍塌的乱石中寻找属于每个部位的石头,然后重新垒砌归安。”

  不过,在实际修复过程中,有很多缺失的石构件无法找到或者已经碎裂无法修复使用,必须补配新料。

  金昭宇和同事特地来到上千年前吴哥建造时的采石区域采集新石料,同时特别注意坚持最小干预、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尽量在原有状态基础上修复,整个修复工程中新增配的石材比例控制在15%以内。

  客苏林游览茶胶寺后对中国工程师的工作赞不绝口:“他们的工作非常棒,保留茶胶寺的‘魂’,原汁原味地修复。” 毛鹏飞 万后德

  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热爱、从热爱到分别……金昭宇站在吴哥古迹茶胶寺的五层台看着夕阳染红天际,心情既激动、又不舍。茶胶寺的台阶不知爬了多少回,茶胶寺的石头不知摸了多少遍。

  金昭宇说:“八年的茶胶寺保护修复项目8月底就要结项了,我们正在做结项前的收尾工作,今年就会移交给柬方。”

  金昭宇是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柬埔寨政府吴哥古迹保护工作队的一名文物保护工程师,第一次来到茶胶寺是在2013年,那年他35岁。

  “同事们2010年就开始中国援柬茶胶寺项目的工作,我来之前在国内看了很多资料,但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茶胶寺时,震撼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描述。” 金昭宇说。

  修建于10世纪末、11世纪初的茶胶寺是吴哥古迹中最雄伟的庙山建筑之一,硬朗的线条、粗犷的美感使它别具一格。“茶胶寺的美和它独特的身世分不开,作为一座没有完工的建筑,很多地方没来得及打磨雕刻。它的构造特征和施工工序痕迹,就像一个个‘时间切片’,把吴哥庙宇的建筑流程一一展现给世人,这也是茶胶寺项目的独特价值。”

  茶胶寺建造时期较早,虽主体保存较完整,但上部石材砌筑的塔殿、长厅、回廊、角楼等建筑大部分坍塌损毁,存在多处结构安全隐患。仅坍塌散落的石块就有上万件,且其中很多未经过雕刻,无法按照纹饰线条来判断和其他石头的关系。

  “茶胶寺的建筑十分精巧,可以说每块石头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只有一块石头归安位置不对,也会导致重新垒砌的时候缝隙越来越大,无法精准修复,就得拆了重新再来。我们在这里的核心工作就是‘寻’和‘配’——找到坍塌位置需要的石构件,并归安到唯一适合它的位置。”金昭宇说。

  修复的过程复杂且漫长。八年间,测绘、地质、考古、建筑、生物等多学科的专家纷纷来到现场,为茶胶寺修复工程日夜奋战。

  为了避免仪器在气温过高情况下失灵,测绘工作每天早上5点开始。通过全球定位技术、三维激光扫描、无人机倾斜摄影和传统人工测绘,从整体到局部给茶胶寺建立完整的数据模型。

  “我们就像文物医生,要给茶胶寺进行详细的检查和诊断,甚至每块石头都建立档案,‘对症下药’。”金昭宇用电脑向记者演示影像数据库和模拟制作的茶胶寺各部分3D渲染图。“我们可以在电脑上精细测量出每个石构件的尺寸、每一条石缝的宽度。通过精确的测绘模型,在坍塌的乱石中寻找属于每个部位的石头,然后重新垒砌归安。”

  不过,在实际修复过程中,有很多缺失的石构件无法找到或者已经碎裂无法修复使用,必须补配新料。

  金昭宇和同事特地来到上千年前吴哥建造时的采石区域采集新石料,同时特别注意坚持最小干预、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尽量在原有状态基础上修复,整个修复工程中新增配的石材比例控制在15%以内。

  客苏林游览茶胶寺后对中国工程师的工作赞不绝口:“他们的工作非常棒,保留茶胶寺的‘魂’,原汁原味地修复。” 毛鹏飞 万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