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拍戏连轴转片场曾全是黑社会梁家辉的线》还刺激 2019-11-07 23:19

  他合作过无数大牌导演,让雅克阿诺、王家卫、杜琪峰的影像中都有他的影子。

  他接戏没有类型局限,正剧、喜剧、惊悚片、黑帮片中各种类型他都演。从黑社会、柔道高手、土匪、乡村教师…他塑造角色从不考虑外型因素。

  2017年,王晶召集刘德华和甄子丹,拍了部高口碑之作《追龙》。影片在内地斩获5.77亿的票房,获香港电影金像奖7项提名。

  《追龙》主打情怀牌,通过讲述雷洛与伍世豪一警一匪只手遮天的故事,再现了20世纪60年代鱼龙混杂的香港。2年后,《追龙2》来袭,同样取材真人真事,卡司却焕然一新。

  在影片宣布卡司时,梁家辉的名字与“龙志强”挂钩,但并没有引起太多争议。因为他们外表看起来都斯斯文文,但内心却非常坚毅。不少观众好奇,曾在《江湖告急》《黑社会》中演过反派的梁家辉,会带来什么新惊喜。

  张子强专绑富豪,而且多次犯案后,都没人报警。这也导致人们对他的印象都很神秘,许多事情都是在他被捕之后才曝出来。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犯案的?犯了几次?究竟拥有多少别人的财产?新闻之外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些不仅对我们来说是个谜,梁家辉也对此感到什么好奇。这也间接促使他接下了这部戏,他想试着走入张子强的心理,挖掘一个新闻之外的“世纪悍匪”。

  网上关于张子强的新闻不多,梁家辉跟Ifeng电影透露,自己没有办法搜集资料去全面研究这个人物,只能按照剧本走。

  “张子强是非常彪悍的一个人”,这是梁家辉看完王晶采访后的第一反应。新闻上的张子强,更多时候看起来很斯文,而关于他的描写,也只局限在“爱炫耀、买跑车”的程度,但有了这条线索,梁家辉心里开始有了底,他打算从两个方面入手,塑造龙志强。

  但当龙志强偶尔卸下刚毅外壳的时候,他又如何与兄弟相处?“他对待这帮人(犯罪团队成员)时,心情好像对待家人一样,因为这帮人都是在替我卖命的。我跟他们相处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带出他比较人性的一面。”

  张子强的故事,曾经被10余部影视剧拍过,光任达华就在《贼王》《惊天大贼王》中演过两次。梁家辉不否认自己看过这几部作品,但他挥挥手表示,这已经过去很久的事了,自己并不想去刻意做参考或反差。与此同时,他又语重心长跟记者说,“你看完我这个张子强以后,其实你自己也心里有数,我跟他们不管是在个人的演绎或是展示角色人性化的层面,我都会让你有一个全新张子强的感觉。”

  行内传言,梁家辉拍戏,一贯很拼。2015年,拍《冰河追凶》时,为了效果更加线度的东北室外,往身上泼冷水。当时,他已57岁。

  《追龙2》为了凸显“龙志强”身上的彪悍属性,也设计了一些危险系数略高的戏份,比如坐跳楼机、过山车,镜头经常在半空中捕捉他的刺激与喜悦。

  拍戏拼命,并不代表他不害怕。实拍时,这种游戏项目,高度惊人速度又快,瞬间下滑的片刻,梁家辉坦言,“非常很害怕,惧高又怕速度,但是我戏里都做了。”

  为了展现龙志强愿意与分享的一面,同时又保持他雷厉风行的效率,梁家辉必须在片场吃的又快又香。本来还蛮喜欢吃榴莲的他,现场买了3箱榴莲,拍完之后直呼“我现在听到榴莲这两个字,就想吐。”

  吃榴莲、玩跳楼机,只是辅助角色展现人物性格的部分。但梁家辉拍过130多部戏后,依然十分看重这些细节,足以见到一个演员的专业度。

  从20世纪90年代的《将计就计》、《追男仔》、《赌神2》,到21世纪的《求爱上上签》《绝种铁金刚》,梁家辉与王晶的合作横跨了26年。

  “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他还是香港导演中最卖座的一个导演?不管他拍的是闹剧、喜剧、屎尿屁剧、或者是正剧,他都有编剧的能力跟导演的能力去吸引观众,大部分的观众看他的戏,虽然很多人在骂,但其实那些人也是一边骂一边看。骂完以后还是会看下一部。”

  片中梁家辉与古天乐饰演一匪一警,二人对手戏多且氛围紧张。再次见面,梁家辉觉得古天乐成熟了很多。不过,他认为古天乐当下的重点除了要稳固影帝地位之外,还应该考虑成家的问题。

  “不是为了满足父母,因为做一个男人嘛,也应该成家了。他在电影圈已经做得很成功,是不是?在不同的组奔波劳碌,还当大老板。我就说,你不管是为了父母还是为了自己,是不是应该也考虑成家了。我经常是这样鼓励人,我成家很早,我也很幸福的,因为你是男人嘛,今生除了事业以外,就应该是家庭。”

  采访现场,记者在聊完这个问题后,梁家辉依然还在解释他对古天乐催婚的看法,十分语重心长。“我说你现在事业基础已经打那么好了,连影帝都拿了,那你要巩固的就是影帝的身份,在接下来的工作里头,要考虑一下你另外的方向,就成家的方向。”

  在20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圈曾遭遇黑社会干涉。江湖传言,1993年,梁家辉在拍摄让雅克阿诺的《情人》时,房门被黑社会撞开,用枪逼他去菲律宾拍戏。

  “90年代的香港电影圈混乱得不得了,那个时候我们是,那段时间我大概有三年不眠不休每天跑三组戏。”因为,“片场全是黑社会。”

  黑社会给梁家辉带来了超负荷的工作压力,1997年以前,梁家辉一年要拍13部戏,有3年时间一天都没有休息过。

  不停转地拍戏,让演员变成了一种机器,对社会上发生的事情也不了解。“我对当时的所谓轰动社会的新闻,也是一知半解,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或者是去接触,因为那个时候也不止香港社会,我自己每天在不同的剧组中间,很混乱。”

  这些因为黑社会接拍的电影,大多都拿不到片酬,“我那三年一年拍13部电影,一个月不到就完成一部。但是13部电影里,有3部能收到片酬已经很幸运,其他都是没片酬的。全是黑社会,要不然那3年拼搏都能收到片酬的话,我早退休了。”

  《追龙2》确切地来说,是部内地与香港的合拍片。出品公司里既有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王晶的香港星王朝等香港公司,又有博纳、阿里巴巴、万达等一连串内地电影公司。

  王晶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尝试合拍片,从《野蛮秘笈》《金钱帝国》《未来》《美丽密令》到如今的《追龙2》,王晶拍摄合拍片的经验可谓十分丰富。

  而梁家辉,在20世纪80年代就拍摄了合拍片《垂帘听政》,而且他与内地影人合作关系也十分亲密,曾主演过《周渔的火车》《刮痧》《我的教师生涯》《太行山上》等内地电影。

  说到对《追龙2》的处理,王晶很聪明,他把80%的戏份都放在古天乐做卧底,与大反派龙志强斗智斗勇的场面。这些戏不管是节奏,还是表演,都有熟悉的“港味”。只有20%的戏,呈现了内地公安与香港合伙办案的情节。这是否是王晶多年来拍摄合拍片的经验手法,我们暂未得知。

  梁家辉对于《追龙2》的处理,以及合拍片的态度,已然十分包容:“不管是香港导演还是演员,必须要融进这个大环境里,现在已经是整个板块连在一起。我们拍片子,不要自己心里头先有区分,说港片或合拍片,如果你根本不包容、很抗拒,拍不出什么好东西,那你就自找麻烦,是不是?”

  对于拍摄银河映像警匪片与合拍警匪片的区别,梁家辉不否认之前银河映像警匪片的创作方向“还是从香港小岛的基本方向出发。” 但他并没有十分怀念回到那个阶段,“现在创作环境更开阔了,因为有内地市场,我们要为内地观众考虑,不能说老说我们香港警匪片怎么样怎么样,如果你自己采取一个唯我独尊的态度,你根本融不进去。”

  他拿好莱坞举例,分析为何很多华人演员远赴好莱坞,结果都铩羽而归。“因为你融不进去啊,你根本不愿意融入,只是在利用。很多好莱坞,跑中国来拍、找中国的演员,其实也是在利用,他们根本没有好好地做好一个角色,或者好莱坞把这些中国演员给归纳进去,他只是因为你在中国卖座,所以我就找你来演一个角。你来以后给你很多钱,演完以后,回来中国观众看到这些好莱坞片也觉得很格格不入。”

  除了探讨合拍片趋势外,《追龙2》还透露了一个问题,即香港男演员青黄不接的现象依然严重。《追龙2》的主角是梁家辉和古天乐,4月份上映的警匪片《反贪风暴4》的男主角还是古天乐,春节档的警匪片《廉政风云》男主角是张家辉、云,去年《无双》的男主角是周润发和郭富城。

  如果再仔细往前翻看合拍警匪片,男一号和男二号基本都在上述范畴中,随意搭配。对于这种现象,梁家辉也直言不讳:“因为香港有断层,香港没有小鲜肉。内地的演艺人才还是多的,但是竞争也厉害。我那时候老说,香港没有培养下一个梯队,不管在电影任何一个部门、岗位,包括演员都没有好好地去培养。在最黄金的年代,或者是最黑暗的年代,都是我们几个人在撑着。还好我们还比较幸运的,这几个演员到现在目前为止还没有让观众感到失望。所以现在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还是希望,能带出新的第二梯队来。”

  “制片人来找我的时候,第一我不问导演是谁,是新导演还是老导演。第二我从来先不问卡司,我肯定是先看剧本故事怎么样,我要看看找我演的是谁。我觉得可以发挥,第二步才会说合作的班底是怎么样,演员是怎么样,我不会按照卡司或者是导演来决定接不接片子。”

  梁家辉曾在一次《寒战》的通告中,说拍戏是为了赚钱,而现在,当记者再问他片酬时,他的表情已十分淡然, “片酬,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拿多少片酬,近几年好一点,因为近几年我有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