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微信读书的产品思考:微信的社交血统能否在阅读里沸腾? 2019-10-11 11:35

  “我们读书、分享想法并不是因为它们好玩,而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分子,而人类是充满的。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但文学、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死亡诗社

  在电影《死亡诗社》里,一群学生自发的成立了死亡诗社,他们聚于漆黑的山洞之中,在炽热的篝火旁吟唱自己喜欢的诗歌,分享自己对诗的理解与赞叹,他们也因此真正的懂得了诗歌的婀娜与妙曼。

  读书也是如此,在这个便捷却浮躁的时代,我们的灵魂更加的渴望共鸣,那些可爱可喜可悲的文字哟,我迫切的想知道,还有谁和我一样深爱着你们。

  如文中所说,早在2015年末,中国移动阅读市场规模已达到101亿元(这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

  近年来,市场上群雄并起,涌现出一大批阅读产品争分天下,如掌阅iReader,豆瓣阅读,QQ阅读等。

  在微信的巨大影响力下,微信读书刚上线就获得了在阅读应用中前无古人的关注量,如今在图书榜上位列前茅,在总榜上也呈上升趋势。

  微信读书能在一片腥风血雨中杀出自己的一方天地,那肯定是有其独特的本领,翻看产品简介,我们看到这么一句话:“基于微信关系链的官方阅读应用。”

  四大特点,有三处的开头是:和好友。不难看出,微信读书的产品定位,就是阅读+社交,同时满足用户的阅读需求与社交需求,带来双飞般的体验,正如产品slogon里写的:让阅读不再孤独。

  显然这是个专属于微信用户的阅读应用,而微信用户本身就是一群有着社交需求的人,此外,既然是阅读类 APP,那就需要喜欢阅读文字的用户,他们本身就有阅读,结合易观对移动阅读用户的分析来看:

  可见,微信读书的核心用户群体是一群年龄在20至30岁之间,有着阅读与社交需求的上班族或学生。

  我平日里喜欢读书,但经济实力有限,我选择了阅读电子书①,以前不懂得怎么去找适合自己的书看②,后来有了一套方法:喜爱的作者喜欢的书,我通常也会喜欢,但偶尔也会出现那本书没有电子版的情况③,我初中的时候用一台小手机在课堂上偷偷看小说,两个指甲大的屏幕,我硬是看完了几百万字的《诛仙》,那种密密麻麻的排版看的我很痛苦,眼睛也看坏了④。

  果冻先生是一名白领,平日里工作很忙,只有一些碎片化的时间来读书,因为时间稀少可贵,所以选书的容错率更低,选到一本不合适的书简直是自找的谋财害命②,果冻先生其实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喜欢读书,只是身处在社会的阴沟里,他不敢放下学习。他阅读时常常感到孤独,作为一个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的人,他不希望忍受孤独,他读书时的喜怒哀乐、心得体会,渴望着与他人交流分享,不然便难以坚持下去⑤。

  由图可知,核心逻辑并不算复杂,采用了阅读+社交的模式,社交上主要是用户之间通过分享想法与找书形成闭环。

  微信读书的书籍定价上,是存在争议的,许多用户反映相比亚马逊kindle,微信读书的电子书价格偏高,比如现在我用kindle买一套刘慈欣先生大热的《三体》系列,只需要8.99元人民币,而在微信读书上,却需要17.99元人民币,价格翻倍。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书都价格相差较大,比如东野圭吾先生的热门小说《解忧杂货店》在两个平台上的定价都是12元左右。

  这句话真实性我不敢保证,仅供参考。我想微信读书之所以部分书籍价格较高,一方面是版方的因素,另一方面是微信读书不像亚马逊可以卖kindle挣钱,现在的盈利模式还是比较单一的,也许未来盈利模式丰富了(加入广告等)之后,书籍的价格会更加被群众喜爱。

  其实相比早期的版本,微信读书随着书籍库越来越健全,在书籍的价格上也做了优化,书城页面也推出了许多免费书籍与限时免费、限时打折等专区供人选择,价格上还是很实惠的,在运营上更有买一赠一等活动,在后面会展开细说。

  在微信读书的老版本里,我们在书城页面搜索书籍,如果搜索没有结果或者对搜索出来的结果不满意,都可以通过『告诉我们』来进行提交书名与作者,我猜是因为当初的书籍库还不够完整,很多书都没有,所以设置了那个功能。

  我现在使用的版本经过迭代后已经取消了这个功能,这恰恰证明了现在的微信读书已经拥有了大量的正版图书做老底了,用我妈妈整天对我说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你翅膀硬了啊。这硬了之后,对患者噢不是,是对于读者来说是一个相当棒的好消息。

  在读书体验开始之前,微信读书有个书架的功能可以供用户方便的管理自己的书籍,并快速的从书架里找到自己想读的书籍,而在书城里进入书籍介绍页面时,也有立刻“开始阅读”的按钮,并不用先加入书架再进行阅读,这是一个用户谢天谢地的地方。

  通过浏览流程图与阅读页面,可见微信读书已经具备了许多能够提高阅读体验的基本功能,如书签,划线,字体调节,背景主题,语音朗读等,基本之外,微信读书的特点有:

  这其实是两个需求,在这里我放在一起说,为什么呢?在上面展示出的核心业务逻辑上可以看出来,这两个需求在微信读书里其实是属于用户之间的闭环,是相辅相成的。

  路遥先生在《平凡的世界》里写下了这么一句话: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发现页面里以卡片泳道图的模式给用户提供信息,左滑或右滑都可以改变卡片,点击图书便进入书籍介绍页面,默认展现20+1张卡片。主要是通过好友在读来给用户推荐书籍,上来就给你展示你的好友们在看什么,之所以如此设计,我想是出于人们都有窥视他人的。

  我们总是希望了解别人的,那些我们喜欢的,讨厌的,陌生的,敬佩的,恐惧的人儿,我们可以这里得知他们正在阅读的书籍,这关乎他们的阅读品味。得知一个人的阅读品味无疑是能帮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一个人。

  说不定就遇到了一个阅读品味和自己很合拍的人呢?这个页面就是有这样的吸引力,就像朋友圈一样,仿佛一根小小的羽毛,逗的人心里痒痒的,使得人们闲暇无事时总想来这里瞧瞧。

  不同于传统阅读APP的书城安置在最显眼的位置,微信读书的书城入口被弱化在书架页面的右上角与发现页面的最后一张信息卡片里,好友在读的卡片占据了发现页面里绝大部分的位置,说明这个功能是占了最大的优先级的。

  通过发现页面的介绍与书城入口的弱化,加上社区氛围浓郁的想法页面被安置在了首页,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微信读书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以社交影响读书选择。

  想法页面,是微信读书的社交圣地,也是真正体现“让阅读不再孤独的地方“,好友与网友们在这里分享自己写下的书评,就像一个书友会一样。

  这里就是互联网的山洞与篝火,用户在这里找到喜欢的书籍,找到精神的共鸣,找到坚持阅读的力量,享受着分享带来的愉悦与感动。

  在如今这个碎片化阅读的时代,少有人能够自然的进入浑然忘我的深度阅读状态,除非受到别人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是他人的鼓励与鞭策,也可以是看到别人的努力而产生的危机感,还可以是觉得有人和自己一起努力的温暖。

  除了微信关系链的好友想法,我们还可以通过精选想法看见网友们对书籍的想法,这一定程度上昭示了微信读书的野心,在社区的内容足够丰富了之后,微信读书很有可能开始社区的扩建,如加入专栏作家与书单推荐专区等。

  在想法页面,是让书籍通过好友与网友的口碑进行传播,效果是相当好的,因为人就是一种群体动物,人的行为很容易被他人影响,好比街道上一群人在抬头看着天,此时路过的人极有可能也会跟着大伙愣在那儿抬头看天,即使那天的天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以社交影响读书选择还有个好处,用户从APP推荐的书里读到不喜欢的书和从好友推荐里读到不喜欢的书,区别是很大的,“这个APP推荐的书很烂”和“这个好友推荐的书很烂”是两码事,也算是帮助了用户的留存。

  点击用户头像还可以进入用户个人页面,在个人页面里默认是公开自己的阅读书架与书单的,这也是服务于用户喜爱窥视的,同时帮助书籍传播。

  我觉得私密阅读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挽救了网文市场用户的留存,我们知道,阅读是有鄙视链的,网文中虽然不乏许多质量上乘的作品,但总体位置还是在鄙视链低端,微信读书不是像QQ阅读那样主打网文市场,在一个基于微信关系链的阅读应用里,用户读录的完全公开绝对是致命的,试想,你的女神刚刚读完一本《资本论》,你敢不敢让你女神发现你刚读完的书叫《重生之回到明朝泡小妹》?

  这是个问题,事实上移动阅读市场的绝大部分用户都是网文受众,而微信读书的社交透明化很不凑巧的对这些用户很不友好,市场现状摆在那儿,微信读书若想突破桎梏,还需要大动脑筋啊。

  另外,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一键将全部书籍变成私密阅读的按钮,必须一本一本的设置,可见微信读书就是围绕社交展开的,为了增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几乎每一个功能都在鼓励用户社交。

  作为一个主打社交的读书APP,除了常规的内容上的书籍推荐等,最重要的是刺激用户的UCG活跃度,刺激他们不断的生产想法,文字是很容易形成共鸣的,让用户之间进行思想碰撞是最重要的提高用户粘性的方法。

  拉新之后就是留存,为了让用户留下来,务必要提高用户对APP的使用频率,微信读书在这方面的亮点有:

  在我页面里展示好友读书时长排名,每个星期会在发现页面生成一张上周的读书排行榜冠军称号的卡片。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地方,微信读书的核心用户群年龄呈年轻化,年轻人的攀比心理较强(这也是为什么微信运动如此火爆的原因),微信读书很好的抓住了这一点,直接在最显眼,用户使用频率极高的首页放出读书时长排行榜,这可是在基于微信关系链的熟人圈子,看见这份榜单的都是朋友、是上司、是喜欢的人儿,这些都是自己希望在他们面前展现出自己优秀品质的人。

  年轻人就算自个真的不爱读书,那怎么也爱面子。这个功能无疑是大大的增加了用户的粘性的,即使并不是所有的用户都爱不释手,但只要用户尝试去竞争,在榜单上尝到了甜头,很可能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因为攀比本质上是一种,而是永无止境的。

  不过,我觉得相比微信运动,微信读书是有相当大的劣势的,我们知道走路是普通人的刚需,是一种很随性的动作,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会脑子里总惦记着自己是不是走路了啊。而读书可不是刚需,甚至读书连高频需求都不算,是人主动去做的一种脑力活动,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事实上不喜欢的人更多一些,当用户迫于社交压力而去读书的时候,尝到的可不一定是甜头,尤其是常年在榜单下游的用户。

  当然,我无法知道微信读书关于这个功能的后台数据,所以用户数据上究竟是怎样的趋势我也不太清楚。在此,我提一个主观的个人建议:不妨取消掉好友排名显示所有人阅读时长的模式,改为显示前二十名,名为读书英雄榜之类的,每周依然生成冠军卡片置于首页刺激用户的攀比心理,前几名的用户用特殊的标记烘托,吸引眼球,表示鼓励,如此一来,不仅保住了好友排行中处于下游的用户们的颜面,还保持了对用户积极性的刺激,只有前二十名能够入榜,喜欢竞争的用户为了出头之日,也许会更加卖力的读书。

  直接刺激了用户对产品的使用,毕竟没有人跟钱过不去,读书三十分钟可换一书币,一周只能换十书币。

  事实上,许多用户反映一周十书币根本不够用。针对这个问题,我想了想,觉得是微信读书的盈利模式目前还是十分薄弱,十书币应该是极限了,还是得刺激用户掏钱,未来如果出现了更多盈利模式,这个兑换书币的上限也许会增加。

  可见还是有一部分低分评价的,针对低分评价,我做了一次用户调研,总结出近几个月来用户反映最多的几个问题,如下图所示:

  我选择了豆瓣阅读,同是社区型产品做读书,在豆瓣阅读的身上,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些可以学习的地方?

  豆瓣阅读作为2013年就已经出现的阅读产品,以其“人人都是创作者”的豆瓣强大自IP阵容在一片荆棘中站住脚跟,通过分析两者的功能,我得出了它们产品上的部分差异:

  (另外吐个槽,我真的很不喜欢豆瓣阅读的批注功能,也太碍眼了,我这种强迫症不点不开心,点了又觉得浪费时间,当然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代表广大用户。)

  通过对比,我觉得微信读书可以跟豆瓣阅读借鉴的点是:可以尝试增加书籍来源,比如引入公众号精选内容阅读,翻译一下英文书籍,引入专栏作家等。

  微信读书目前的书单功能还不能分享与收藏,我想等时机成熟了,在社交氛围浓郁的微信读书里,书单功能也许会大放异彩,通过分享书单,刺激社交与用户UCG的活跃度,说不定能模仿网易云音乐的歌单专区一样弄一个书单专区,文字和音乐都是很容易引起人们共鸣的情感载体,既然音乐可以,那文字也不妨一试。

  发现页面里会根据好友在读给用户推荐书籍,那就会有这么一种情况,一群好友都在读一本你很讨厌的书,别说跟着去读了,你看见就不爽,偏偏这个页面每时每刻都在推荐这本书,哎呀这是最气的!我想或许可以加一个对书籍上划的交互:不再推荐这本书。

  根据百度指数的需求图谱与ASO100的用户评价来看,许多喜爱这款产品的用户都希望能够出现微信读书PC版或者网页版,让用户在电脑上的阅读继续不再孤独。

  在想法页面,对于关注的人的想法,并没有出现“分享”的按钮,必须点击想法进入另一个详细页面才能看见“分享”的按钮,想法作为用户感情的载体,是十分需要分享的,也许是分享到朋友圈,也许是微博,我认为这个按钮的优先级应该提高到点开想法页面就能清楚的看见。

  作为一个产品新人不要一开始就求大求全,一下子就去分析一整个产品的结构、核心价值啥的。你不是核心成员,不知道数据,如何评判?面对一个产品黑盒有能力洞察出他的核心,这样的产品经理凤毛麟角。建议从产品的一个功能设计,模块变化去分析。这样才不会出现 “精选想法页面增加了转发分享功能,刺激了用户的创作热情与共鸣的需求”这样荒谬的结论。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9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