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养老现状分析 2019-10-11 11:35

  一部《都挺好》将很多现实生活中的家庭问题赤裸裸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当我们还在为苏大强的无理取闹咬牙切齿时,父母的养老问题已无形地穿插在我们的脑海里。养老不仅是每个家庭日常谈论问题,更是我们国家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本期数舆君梳理了相关数据和文献资料,带你看看我国当前的养老现状。

  按照国际规定,65周岁以上的人确定为老年人;我国《老年益保障法》第2条规定老年人的年龄起点标准是60周岁,即凡年满60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属于老年人。根据图一可知,近年来我国老年人口数量逐年增多,预计2025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增至3亿人。

  按照国际通行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意味着进入老龄化;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超过20%,则进入超老龄化社会。由图二可知,目前我国已进入老龄化阶段,2020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达11.70%,即将步入深度老龄化,预计2040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20%,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根据各省份人口统计数据,我们可知我国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快,上海市、辽宁省、山东省、四川省、江苏省和重庆市六省已提前跨入深度老龄化社会,我国人口红利正削弱减退,未富先老成为了我国养老的一个典型现象。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人口老龄化的形成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在加速我国老龄化的发展?

  根据出生率排行榜,我们可知,与2017年相比,全国人口出生率仅为10.94‰,下降1.49‰,2018年各省新生儿出生率也均呈下降趋势,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老年人口占比增加,人口老龄化程度加重。另外,我国推行计划生育以后,人口增长幅度减弱,独生子女家庭数量增加,家庭规模趋于小型化,这在加速社会老龄化的同时也带来了养老困境。

  其次,医疗水平的改善也是社会人口老龄化的原因之一。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迅猛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升,社会医疗水平也在逐步改善,国民健康水平得到了稳步提升,国民人均预期寿命从1981年的67.77岁上升到2015年的76.34岁。

  随着我国老年人口的递增,国民人均寿命不断延长,养老问题日益严峻。针对人口流动活跃,独生子女养老负担重等社会问题,养老模式也由传统单一的家庭养老衍生出了机构养老、社区养老等模式。

  中国有句俗话:养儿防老。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家庭养老是我国老年人的主要养老方式。家庭养老,就是老人在家中接受儿女子孙的赡养和服侍。在这种模式下,子女既能减轻经济压力,老人也能感受家庭的温暖,安享晚年。

  刘辉的研究论文《我国老龄化社会养老模式探究》指出,机构养老是由养老院、福利院、老年公寓等养老事务执行机构为老年人提供系统化、标准化的养老服务的模式。与家庭养老相比,机构养老是一种通过付费方式获得起居照顾服务的养老模式。当前我国的养老机构分为公立机构和私立机构。在社会经济水平的提升,家庭生活条件的改善,人民思想观念的解放等因素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接受并尝试这种养老模式。

  关于社区居家养老,范南等人在《中国老年人养老模式的研究进展》(2019)是这样描述的:它是由政府牵头, 依托社区, 依靠专业化服务, 以家庭为核心, 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相关养老服务的。这种养老方式借助家庭和社区街道政府的通力合作,一方面减轻了子女养老产生的经济、人力、时间等方面的负担, 另一方面也能满足大多数老年人居家养老的要求。

  养老问题与社会、国家的发展紧密联系。近年来,面对我国日益突出的养老困境,政府积极制定养老工作规划,数舆君通过文献资料搜集整合,梳理了2013年以来颁布的养老政策。

  由图可知,我国政府心系民生,结合我国社会发展背景,不断深化养老政策,推进养老问题的解决。另外,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指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今年工作中政府也提到要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养老保险金,这表示养老金迎来15年连涨。总的来讲,对于养老问题,国家十分重视,也在积极寻找解决出路。

  人口老龄化作为世界性问题,在给各国发展带来阻碍的同时,也推出了一项新的就业项目——养老产业。因此,在养老问题上,我国除积极颁布养老政策外,也学习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鼓励发展养老产业。

  伴随着养老产业的完善发展,养老服务要求的提升,目前我国养老产业涵盖种类丰富。据《智能养老蓝皮书:中国智能养老产业发展报告(2018)》介绍,“十三五”时期我国将形成具有新时代特色的智能养老产业体系,并呈现“创新、整合、应用、共享”的新趋势。

  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过程不可避免的问题,养老问题的解决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尽管当前我国养老还存在诸多问题,但数舆君相信在政府领导和市场协调的共同努力下,“老有所养”的美好愿望终将实现。

  范书南等,中国老年人养老模式的研究进展[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9,39(04),996-999.

  陆杰华、郭冉,从新国情到新国策: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思考[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6,(05),27-34+141-142.

  注:图3中上海市、山东省为2017年末统计数据;四川省、江苏省、辽宁省、重庆市为2018年末统计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