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小伙泰国变性返程人证不符买机票遭拒 2019-12-02 17:34

  22日,28岁的小玲盼望已久的女儿身份终于实现,手捧泗洪公证机关为“他”办理的从男性变为女性的公证文书,“他”看了一遍又遍。凭着这份公证文书,“他”接下来要到公安机关更改姓名,重新办理身份证、户口簿等相关身份信息,彻底告别过去的男子身份。

  小玲1986年出生,作为家中长子,他的降生让家人很欣喜。但随着小玲慢慢长大,家人发现,小玲说话、做事都如同女孩子一般。

  “听说他在剧团演出,一直是扮演女装,他还真就是个女人。”一位村邻说,小玲从小就喜欢女孩子打扮,特别是他的声音,他歌唱得好,甜美的歌声特别好听。“我虽是男孩,但从小就不愿意跟男孩一起玩耍,而愿意和女孩接触。”小玲说,在成长过程中,他渐渐地发现自己方方面面越来越像个女性,特别具有女孩的性格和心理。因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小玲18岁外出打工,在一家艺术团做事,小玲歌唱得好,团里以他反串女儿腔为卖点,结果很受欢迎。

  经医生诊断,小玲被确诊为性别认同障碍,主要表现为原发性闭经和性生活困难,子宫多数不发育或阙如;虽有,也不产精,又无输精通管。其声带发音和做事行为虽表现为女性,又不具备女性所有生理上的功能。医生建议,可以通过手术进行性别重塑,人造女性外阴和子宫,长期服用荷尔蒙激素,但没有生育的可能。

  性别重塑医疗技术泰国比较先进,小玲与父母商量,决定到泰国曼谷做手术。今年5月他顺利前往泰国。5月27日-6月1日,他在曼谷成功接受了性别重塑手术,手术费用花去了7万多元。院方建议,手术一个月后,开始结合服用荷尔蒙的药物治疗,以维持体内荷尔蒙的平衡。

  小玲本以为成为女人后,自己就不会再有性别上的烦恼了。但很快就遇到了新麻烦。回国前,小玲想购买回家,结果在出示身份证时遭到拒绝,原因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身份证显示是男性,人证不符,不得购票。最后“他”好不容易辗转回到了家。弟弟家的孩子以前喊自己大大,现在让孩子改口喊自己姑姑,小玲心里觉得很别扭。

  小玲向公安机关出示了“他”在曼谷做的性别重塑手术证明,证明“他”切除了、做了S结肠移植术的成形手术、尿道成形手术、成形手术、阴核成形手术后,成功将其性别从男性重塑为女性。但民警看后感到很为难,他们从没办理过性别公证,这在当地乃至全市、全省都没先例,况且尚无法律依据。据泗洪县公证处负责人介绍,小玲这种情况要想申请变更性别,必须要有法律依据或公证法定文书,而泰国的手术证明显然不具备这种法律效力。若是从程序和法定角度考虑,为其办理性别变更声明公证,只有泰国方面出具其性别重塑手术公证文书,然后再由泗洪当地公证机关出具其性别变更公证。但泰国方面的公证文书,需要通过中泰两国使领馆相互交涉才可办妥,这对小玲也是很难办到的。

  为帮小玲,泗洪公证机关决定为“他”寻找新的解决办法。公证机关先与泗洪县城一家医院交涉,让医院帮助小玲做女性检查,出具其诊断结果证明书。随后,公证人员又与泗洪县婚姻登记机关取得联系,查询小玲近7年内有无结婚或离婚记录,避免其已婚后,做性别变更伤及其老婆和孩子。

  公证人员还向公安机关查询小玲有无犯罪记录,防止其之前负案在身,其性别变更后,警方无法查找和定性、惩处。最后,公证人员走访小玲所在乡镇、村居领导、左邻右舍及其父母,主要是了解小玲之前表现是否具备女性特征,以及有无抱养、等现象,并征求其父母意见,是否同意其性别变更等。

  在经过月的调查走访后,9月22日,泗洪县公证处根据小玲要求,为其办理了性别变更公证书,还了她一个真正女儿身份。(为尊重当事人隐私,文中小玲为化名)(孙修军 满永 高峰)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大道699-19号徐庄软件园环园中路1栋人民日报社江苏分社 电线(传真) 投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