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延期或致学时缩短高昂学费的国际学校该退差价吗? 2020-03-26 02:55

  在线教学效果堪忧、教学计划难以完成、外籍教师返校困难,多所国际学校正面临着危机处理的“大考”。

  受延期开学的影响,各级学校正面临内部运营和课程安排的双重压力。对学费高昂、又倚重线下教学的国际学校而言,肩上担子则更为沉甸。

  与公立学校不同,国际学校因民办属性,商业化运作较强;但与完全市场化的培训机构相比,在面对突发状况时,因为其教学体系的整体性,提供灵活应对的难度更大。学时有可能缩短的情况下,国际学校高昂学费的性价比也引起家长们的质疑。

  上海耀中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浦西校区(下称上海耀中)近日就因学校疫情期间的管理问题引发家长热议。

  孩子在上海耀中上托班的印琴(化名)告诉界面教育,学校自2月份疫情以来一直并未推出完整的应对措施,而线上教学平台的效果也不尽人意。“连接性实在太差了,十几秒的录制视频都要加载很长时间。 ”印琴称。

  除此之外,外籍教师无法回中国上课,也让家长们忧心。据印琴介绍,其幼儿园每班都配置一位中国教师和一位外籍教师。“我们班的外籍教师在英国,肯定回不来了。”印琴称,外教偶尔会在线上平台上放置一些录制视频和学习任务,但特殊时期学校却未出台明确的教学计划,对教师进行组织管理。

  点燃家长情绪的是一封校区高层于2月20日晚间发布的公开信,其中有关学费部分的表述引起不满。该校行政总裁兼校监陈保琼在信中称:“教育从来不是用买卖方式來计算的,并不是你付出多少天的费用,就要求老师给你多少天的上课时间……如果有家长对此仍有疑虑,可以自主选择。我们无意强迫家长接受或是使用这个方式,家长是可以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选择和使用这些网上活动的。”

  官网显示,耀中教育机构1932年创立于中国香港,旗下主要拥有“耀中”及“耀华”两大品牌,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中国香港及美国等地开设有国际幼儿园或国际学校,每所校区均独立注册及运作。

  据印琴了解,除了幼儿园阶段,上海耀中浦西校区的小学部也没有安排视频教学和课程方案。她表示,其校区托班学费约为一年21万,但疫情后,家长们并没有将重点放在退费诉求上,而是希望校方拿出具体应对方案。对于这封公开信,印琴表示:“家长们不仅一头雾水,也对学校教育理念产生怀疑。”

  在超过300人的家长集体向校方管理部门联名询问后,校方在24号正式调整了线上教学平台,并开始催缴托班学费。但这也加重家长们的退费意愿。印琴称,学校在2月27日才出台具体的退费方案,并表示将缩减新学期的假期用以弥补疫情期间落下的课程。

  尽管在家长群的多次问询下,校方也拿出了积极回应,但仍有部分家长对方案表示质疑。“在线教育对教学质量有很大的损耗,学校却没有在信中提及这一点,如果学校可以谈及对教学效果以及学生全人发展的考虑,我会更为感激。”一位外籍家长表示:“学校太缺乏危机管理能力了。”

  值得一提的是,不止是这所老牌学校遭遇管理危机,国际学校也有类似现象。上海美国学校浦东校区165位家长也于近日向校方递交联名信,请求校方取消春假、安排外籍人员返校、改进在线教学质量,并提出若教学天数不足,则退还相应比例的学费及交通费。

  据扬子晚报报道,南京贝赛思国际学校甚至在疫情期间通知家长将下学年的学费上调6%,并要求提前缴纳5万元定位费。该学校对此解释称疫情导致运营成本增加,学校根据市场情况调整学费。

  但也有部分国际学校主动给家长提供了解决方案。北京耀中学校发布的邮件中明确表示,在线学习不属于正常上课日,补课计划将根据市政府或教委通知复课后视情况调整,有关学费的诉求或建议也可随时与校方联系。

  作为公立学校的补充,国际学校在中国发展年限虽然较短,但增长迅猛。市场上除了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外,还出现招收本地学生的民办双语学校,其学费价格也从每年10万到近40万不等。

  但在蓬勃发展背后,如何平衡好校区扩张与教育服务质量,给国际学校的管理者们提出高要求。如果无法处理好教学安排,国际学校一向良好的现金流状况或将受到较大的退费冲击,口碑及后续经营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